导航菜单

首页 >  文章 >  特朗普吃的那个羟氯喹,刚被权威研究证实连新冠轻症都治不了……还“有毒”

特朗普吃的那个羟氯喹,刚被权威研究证实连新冠轻症都治不了……还“有毒”

图片说明:特朗普吃的那个羟氯喹,刚被权威研究证实连新冠轻症都治不了……还“有毒”,。

“几周前,我开始服用(羟氯喹)。”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当地时间5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会见餐厅主管时表示,他本人已每天定时服用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HCQ)一周半时间,以“预防感染新冠病毒”。▲当地时间5月18日,特朗普在白宫会见餐厅主管。图据美联社事实上,作为一种在美国被用于治疗如狼疮等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抗疟疾药物,羟氯喹早已被医学界普遍认定为“针对新冠肺炎疗效不显著”,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还干脆警告称,新冠病毒感染者若在医院外草率服用该药物,或将导致严重的心律问题。但这并不妨碍特朗普三番五次在白宫发布会上推荐这款所谓的“特效药”,而眼下,他还干脆“豁出去”以身试药:“就算它没起什么作用,你也不会生病和死亡——现在,我服药大约有一周半时间了,我还站在这里”。毫无疑问,此举在美国掀起了继“注射消毒剂对抗新冠”后的第二波舆论狂潮。“这会要了你的命!”美媒进入反羟氯喹恐慌模式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在特朗普说他为了抵御新冠病毒服用羟氯喹之后,美媒马上进入了“反羟氯喹恐慌模式”。美国福克斯新闻主播尼尔·卡乌托在节目中直言,“如果你处在高危人群中,你把这(指服用羟氯喹)作为一种预防措施(来抵御新冠病毒)……它会要了你的命。我再强调都不为过。这会要了你的命。”《商业内幕》报道称,卡乌托在一档连线节目中采访了两位医生,他很快打断了其中一位医生类似“也许有用并可能挽救生命”的说法,同时允许另一位医生、圣约瑟夫大学医院的医学专家鲍勃·拉希塔将“任何人都不应该在没有咨询他们私人医生的情况下服用任何药物”的观点“充分”传达出来。▲美国福克斯新闻主播尼尔·卡乌托在节目中直言,“这会要了你的命。”卡乌托在节目中表示,如果按照总统的建议(服用药物),那么就会有失去生命的风险。拉希塔则附和道:“对,每件事都有代价,这些药物非常危险,如果它们没有任何效果,就没有理由服用它们。”事实上,早在4月底,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的一项研究就发现,服用羟氯喹药物的新冠病毒感染患者比未服用该药的患者更有可能死亡。而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的另一项警告则称,医生不应该让新冠病毒感染患者在医院外使用该药物,因为该药物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心律问题。▲羟氯喹。图据CNN另据《国会山报》报道,在特朗普自称正在服用羟氯喹后,白宫医生肖恩·康利(Sean Conley)随即发表一份114字的声明称,他与特朗普讨论了服用该药物的利弊,最后他们认为“利大于弊”。但是声明未说明特朗普从何时开始服用该药物以及剂量,也没有说明是否是康利给他开了药。《华盛顿邮报》分析称,让特朗普坚定羟氯喹有效的不是医生,而是他身旁的助手和顾问们。比如,特朗普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等人就曾告诉他,羟氯喹在纽约市有“很大的作用”,尤其是对那些早期服用的患者。他还说,自己的一位警官朋友在服用该药物后已经康复。羟氯喹能不能用?白宫曾为此爆发“激烈对峙”特朗普对羟氯喹药物的青眼有加,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早在4月初,他就曾在白宫疫情通报会上表示,联邦政府已经采购并储存了多达2900万剂的该药物,“我们正在把它们送到军队”。尽管当时该药物针对新冠病毒的疗效仍未得到证实,特朗普还是拍拍胸口:“我不是医生,但我有常识。”有意思的是,当记者就此询问他身边的美国顶尖传染病专家、“抗疫队长”福奇时,特朗普却半路杀出一个“stop”:“他已经回答这个问题15次了!”▲当地时间4月5日,特朗普在白宫疫情通报会上阻止福奇回答关于羟氯喹药物的提问。图据美联社虽然福奇被当场“封了口”,但据美媒Axios报道,在前一天的白宫特别工作组会议上,福奇坚持认为,现在说羟氯喹有多大疗效还为时过早,“我作为一名药物科研人员,我的工作是保证药品百分百安全。”为此,他还与一力推进羟氯喹事宜的白宫高级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爆发了“激烈的对峙”——用消息人士的话说:“在特别工作组会议上从未出现过像那样的对峙。大家畅所欲言,有过激烈的辩论,但从来没有发生过冲突,昨天是第一次。”事实上,美国提出羟氯喹治疗新冠病毒的方案,始于3月19日。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中,特朗普就曾表示,抗疟疾药物氯喹(*羟氯喹的母药,两者疗效一样,但用羟乙基替代乙基的羟氯喹,毒性仅为氯喹的一半)在治疗新冠病毒方面显示出“非常令人鼓舞的早期效果,并给人民带来了希望”。然而不幸的是,没过多久,亚利桑那州一对60多岁的夫妻就信以为真,服用了于清洁鱼缸的氯喹添加剂。最后丈夫不幸身亡,妻子情况危急,一度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3月,美国亚利桑那州一对60多岁的夫妻因服用清洁鱼缸的氯喹添加剂而发生悲剧。图据CNN但这桩悲剧并未阻止美国政府推行该药物的决心。4月初,美国副总统彭斯表示,政府正在与密歇根州合作,允许羟氯喹在当地广泛销售。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负责组织供应链工作的一名高级官员说,该机构正在优先向发生疫情地区的药店和医院运送羟氯喹。而特朗普也一次次坚持为羟氯喹“站台”:“我希望人们活下去,而我现在只能看到人们在死去。你应当明白这种情况下该如何行动,你应该放手去做。我们能有什么损失呢?”全球首个多中心平行随机羟氯喹临床:易引发不良反应 对轻中度感染无效对于特朗普宣传羟氯喹功效,美国食药监局局长以及福奇曾多次予以纠正,但未奏效。美国食药监局(FDA)3月28日批准,以氯喹与羟氯喹治疗感染新冠病毒的住院患者的紧急使用授权(EUA),但鉴于可能产生的严重副作用,FDA要求仅应在医院环境或临床试验中使用上述两种药物。而近一月后的4月24日,FDA再次向医生发出警告称,不要随意使用氯喹与羟氯喹这两种疟疾药物治疗新冠肺炎。在这份报告中,FDA表示,纽约一家医院为84名新冠肺炎患者使用了羟氯喹和抗生素阿奇霉素进行治疗,部分新冠肺炎患者出现了“严重的心律失常”,另有4名死于器官衰竭。▲FDA警告称,“不要随意使用总统推荐的两种疟疾药物治疗新冠肺炎。”图据ABC新闻“我们也意识到,通过门诊处方使用这些药物的患者越来越多,”FDA表示,“因此,我们希望提醒医护人员和患者注意与羟氯喹和氯喹相关的已知风险。”而随着美国部分地区将该药物投入临床试验,更多的数据引发了医学界的广泛担忧。就在FDA发布最新警告的同一天,一组研究人员在“四大医学期刊之首”的《美国医学会杂志》上发表文章,介绍了他们终止将氯喹作为新冠肺炎潜在治疗方法的研究情况。他们在研究中发现,该药物具有危险副作用,其毒性已经超过药物可能带来的益处,并且,有心脏和肾脏疾病的患者在接受这些药物治疗时,心脏病风险还会增加。事实上,在新冠全球大流行早期,部分国家的治疗证据显示,羟氯喹对新冠肺炎轻微症患者是有效的。法国总统马克龙也曾批准羟氯喹用药,印度更是禁止羟氯喹出口,以便向全印各地的医护人员发放羟氯喹服用,用以预防新冠病毒感染。而5月18日,“羟氯喹对轻微症患者有效”的理念也再一次刷新。由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牵头的全球首个多中心、平行、随机对照临床研究——硫酸羟氯喹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效果的研究结果显示,与标准治疗相比,联合羟氯喹的治疗不能带来病毒转阴的额外获益,且存在一定的以消化道症状为主的不良事件的发生几率,即试验结果不支持对轻中度新冠感染的患者联合使用羟氯喹进行治疗。▲研究成果发布会现场。图据中国青年报据悉,该项研究成果已经被“四大医学期刊之一”的《英国医学杂志》正式接收。红星新闻综合自环球时报、澎湃新闻、中国青年报编辑 李彬彬(本文来自红星新闻APP,请至各大应用市场下载)

 >  本文声明:

本文内容不代表琪影院性美女人_成人高清日本无码_手机黄色电影在线观看--蜜桃圈APP视频立场,本站仅作整理、存档及学习之用,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

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学习、交流、转载,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

文章名称:特朗普吃的那个羟氯喹,刚被权威研究证实连新冠轻症都治不了……还“有毒”

文章地址:http://www.didehgooya.com/article/43.html
有关热门【特朗普吃的那个羟氯喹,刚被权威研究证实连新冠轻症都治不了……还“有毒”】的标签